地勘文化
佳作欣赏
村里的喇叭
发布时间:2020-2-11

村里的几个大路口,竖着几只喇叭,可不要小看这几只喇叭,这可是俺们村传达通知的重要工具,比微信里的群发都好使。平常总能听见村长那“标准”的普通话,“喂、喂,噗、噗,现在广播一个通知……”

春节前,我回到了农村老家。每到这时,村里的喇叭都会放起欢快的音乐,像是在欢迎像我这样外出工作的人回乡。每当我拐到村前的大路上,远远听到那醉人的旋律,一下子就有了回家的感觉。然而今年,我却迟迟没有等到这旋律。

这天,大喇叭里传出了村长从未有过的严肃的声音“接上级通知,受疫情影响,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,今年倡导微信、电话拜年,禁止相互走亲戚拜年”。这声音像是球场上的哨音,声出即止。随后,村里的各个路口便被土堆或者彩钢板封上,仅留一条应急出入口,街上的人们被这喇叭声吹散了,原本该是热闹喜气洋洋的街道,现在则是一片寂静,静得连门外的鸟叫声,都可以让人觉得心烦意乱,静得连村口的狗吠声,都可以叫的人心神不宁。每天上升的新增确诊人数和疑似感染人数,新闻里医护人员疲倦的面容,都让我倍感焦虑。喇叭里的声音也已略显干涩:“疫情就是命令,大家都要待家中,无特殊情况,不得出门……”一遍遍的广播,就如同一张张无形的封条,贴在了家家户户的门上。

看着家里的粮食一天天减少,桌上的菜,越来越单调时,喇叭又响了起来,声音虽然疲倦,但却像战鼓一般,震扣心扉,“村两委组建了志愿者服务队,24小时不间断巡逻;村支部设专人为给大家充电费、缴气费、购买生活物资;志愿者逐门、逐户摸排外地回村人员,测量体温”“现在是一级战备状态,严禁一切无特殊事项人员出村、出门,严禁任何人员进村。”喇叭里“吱、吱”的电流声,伴随着老支书沙哑的声音,我仿佛看到了他坐在椅子上,双手紧攥着话筒,卖力的向前探着身子,尽可能让嘴巴靠近话筒的样子。

我十分想念喇叭里传出的“回家”的旋律,虽然不是高保真、立体声,但是让人身心愉悦,倍感温暖。我也希望这场疫情更快过去,让因疫情而隔离的武汉早日回到我们的怀抱。(张龙飞